咸鱼哨子干

凹凸凯金埃艾金老好吃了!我要吃凯金埃艾金肉!
为嘛小英雄没有茶出肉呢伤心哭唧唧
逆转冥宵好吃……没粮伤心
混乱同人宵金呼呼呼肯定没人知道
埃金本命!王者all蔡文姬二本命!(没有粮伤心)
万年一更,僵尸腿肉

「埃艾金」呆毛是隐藏开关04

终于还是写了,女攻好带感啊www
——————————————————
“……”艾比有些伤心。现在的世道怎么了?好男人都很基吗?
她不是腐女,自然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了。现在她只想一拳打飞埃米。“埃米,”艾比脸色阴沉地开口,“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知道啊,在看那个什么金。”埃米没有回头看艾比,而是继续盯着金。所以说你能不能先别看我的白马王子?你姐我长的矮就揍不动你了是吗!艾比在心中怒吼着,表面上却是一副鼓着腮帮子的可爱样子。
“那什么……你们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啊?!”被金抱着的罗德烈不禁跳了下来,“到底还不还我?”反正这两个呆毛小鬼肯定弱的很。罗德烈想着,转头打算叫金去抢。他用眼神疯狂暗示金,可是对方却依然对着那个呆毛小鬼的神奇呆毛星星眼。
其实也不能怪金,他本来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抢走零件的,只是对方两个人,实力未知,也不好贸然行动,就先观察看看,结果那个男生头上的呆毛忽然变了形状。这个他在登格鲁星可没见过,自然是要好奇一番。他身边的人,像格瑞,虽然头发也是翘起来的,不小心碰到还会扎出血来,但是绝对不会变形。当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是心形。
场面就这样陷入了僵持。罗德烈也没有再向前。毕竟他目前还是个球,呸,头。
“哟哟哟,这谁和谁啊——”熟悉的声音传来,金立刻兴奋地循着声音望去。“凯莉!”乘着星月刃的凯莉慢悠悠地下降。她暼了一眼惊讶的呆毛姐弟后直径走向金。“我说你怎么呆着不动?不去攻击抢分数牌么?”“哎嘿嘿……毕竟我的目的不是分数牌……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分数……”金不好意思地挠头。
“居然是那个星月魔女?!老弟放开我!她勾引我的白马王子!”艾比一边挣扎着一边狠狠地瞪着凯莉。埃米无奈地死死拽着她。对方倒是不理她,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地上的罗德烈,说:“那么你就是为了这个玩意儿?”“什么这个玩意儿!我可是上一届的参赛者!”罗德烈气的不停地跳动。金把罗德烈又抱了起来,看向埃米说:“他的手中有罗德烈的身体部件,而我需要问罗德烈一些事情,所以必须帮他。”凯莉重新把目光放到埃米身上,不知怎的,埃米有了一种见岳母的感觉。“他的能力……是呆毛变形?”凯莉看着埃米的呆毛,笑了起来。
真是过分!不愧是魔女么!埃米不知道金的实力,但他听说过凯莉不简单,于是他拉着自家老姐打算跑路。
“你等等!”凯莉马上发现了埃米的意图,立刻叫住了他,“你们两个走可以,但东西留下。”艾比的怒火直冲脑门,她冲凯莉大喊:“喂!星月魔女!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的?我们就是要走,东西也不会给你留下!还有我的白马王子!”“呵,这个小傻子可不是我勾引来的呢,他可是自己要和我在一起的。”凯莉挑衅地看着艾比。金想问为什么说自己小傻子,不过仔细想想凯莉的确比自己聪明,而且也的确是自己想要和凯莉在一起的,也就由着她了。
先是埃米,再是凯莉,自己的白马王子原来男女通吃的么!但是为什么不对自己动心呢?艾比握紧了拳头,她其实心里明白她没有凯莉厉害,金对她也没有多少感情。如果真的在一起相处的话,反而他会对同样身为男生的埃米好感多一点。如今凯莉也说了,是金自愿的,那么无论再怎么样做,她也比不过凯莉了。
这些她都懂,只是……不甘心罢了。明明是自己喜欢地不得了的人,如今只能看不能在一起,真的不甘心……
在众目睽睽之下,艾比的呆毛迅速蔫了下去,就像上次埃米的呆毛被拽过的样子。
“……呆毛感情丰富的很呐,和你表现感情的方式有的一拼呢,金。”凯莉拍了金一下,吓得他把罗德烈掉到了地上。
————————————————————
埃金艾金凯金好吃极了,可惜我的腿肉和肝汁味道不好。(叹气)

「埃艾金」呆毛是隐藏开关

动画里看到这三个可爱的孩子就想写啦……埃金和艾金粮好少……只能自己啃自己难吃的腿肉了……ooc肯定有的,第一次写。all金tag有私心。
————————————————
01
如果说,埃米和他姐艾比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头顶那根屹立不倒,坚韧不拔的大呆毛了。
……所以说,呆毛这么长有什么好处啊?
02
埃米躲在墙壁后面,看着卡米尔往前走。一旁的艾比握着天使射手,随时准备攻击。
“我们藏的这么严密,那个面瘫矮子肯定发现不了。”埃米自信地对艾比说道。之后他就被…华丽丽地踢进墙壁。
这???
“没有人告诉你们……”卡米尔将帽檐往下压了压,似乎想隐藏住什么,“你们的呆毛……不仅显眼而且动作丰富啊……”
“……”没有,谢谢。
这不科学!在那个安迷修的帮助下成功逃出来的埃米气呼呼地对自家老姐发牢骚:“明明之前那个金毛就没发现的!”“说话给你姐注意点!衰仔!”艾比没好气地用呆毛狠狠地戳了埃米一下,“那是我的白马王子,你的未来姐夫。”被戳得要掉出眼泪的埃米表示无论你的金毛王子还是那个安迷修,是同一种性质的,因为他俩都没马好吧。
说起来,那个当初老姐在鬼天盟一见钟情的金毛,好像是因为什么事表情忧伤地走过去的吧?那会他和老姐还有那个黑乎乎的成了精的包躲在柜子后面。如果没记错,当金毛出现时,他和老姐的呆毛“噌”地跳了起来。
好像那个面瘫矮子没说错……
还有,这样明显的动作都发现不了?老姐我担心你未来的孩子智商啊!
那个傻呆呆的金毛,是叫做“金”对吧?埃米在心里发誓下次遇上了要(趁老姐不注意)教训他一下。
03
这个flag立得真准。
“那个……能请你把你手中的那个……零件给我……吗?”当那金毛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埃米有种想哭着夸自己的冲动。
“为什么?这可是我差点死掉得来(jian lai)的。”埃米看着眼前怀里抱着罗德烈的金,目光有些警惕。自己身旁的艾比却是浑身散发着粉色泡泡,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我……没有恶意的,那个,你手上的其实是罗德烈的身体部件。”说罢金还把罗德烈举起来朝他们晃了两下。
“喂!别晃了!我要晕死了!”
艾比听到金说要埃米手里的东西,立马伸手夺过来要给过去。
“唉唉唉老姐!”埃米见状连忙拉回艾比,“先别过去!万一有诈怎么办?况且我们不知道互相分数牌,或者说,只是我们单方面不知道,而对方知道了想利用你夺走呢?”埃米的分析令艾比冷静了一下,可她还是不放心道:“万一人家是真的只要这个东西呢?我不就会失去接近我的白马王子的好机会了吗?”埃米对自家有些恋爱脑的姐姐无语了,身为弟弟兼保镖的他认为他承受了太多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
被晾在一边的金耐心地等待着,但是怀中的罗德烈却是很急,仿佛下一秒不拿回来自己的身体部件对方就会给捏碎。“金,你快点把我的部件抢回来!”“这个……尽量避免战斗吧……”金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呆毛姐弟,姐姐似乎要给自己,不过弟弟拦住了。
什么时候才给啊……我好饿啊……金想。
“喂,那边那个金毛。”
“?你打算给我了?”
“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太相信你,这个玩意暂时不能给你。”埃米将罗德烈的身体部件收进口袋,拉着艾比退后。“唉……不能给吗……”不给早说啊!我的等的饿死了!金用一种快哭了的腔调说。
埃米站在对面,听到金这样的声音,不禁流露出一个想法。
其实,他挺好看的……
不对!他好看…我脸红个毛线?!
“衰仔!你……”艾比惊讶的声音将埃米拉回现实。他有些疑惑地对上艾比的视线,然后发现金居然也惊奇地看着自己。“我……怎么了嘛?”“你的呆毛……好厉害啊……”听到金发出的赞叹声,埃米立刻明白了。
自己的呆毛肯定有变成了什么奇怪的形状。他伸手去抓,但是……抓不到。
“没想到……你居然对我的白马王子怀有这样的心思……我看错你了!埃米!”“你好像从没看对过人吧……”听到埃米这样说,艾比用手埋住小脸,发出了呜咽声,听上去像是哭了。埃米无奈得很,他想搞清楚呆毛到底怎么了,又不想让老姐就这么哭下去,真是进退两难。神啊,救救我这个可怜帅气的大帅哥吧……
神听见了你的求救,并且慈祥地朝你比了个中指。
“你的呆毛,是心形的。”
“唉…?”埃米正烦恼的时候,听见对面传来这样一句,不禁抬头。心形的……这样的形状,埃米只见过老姐头上有,而且是在看见金时。
自己是喜欢金是吗?
不可能。埃米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可是喜欢漂亮的小姐姐的人,眼前这个蠢不拉几的金毛也只有笨蛋老姐会喜欢了!
本来想装装哭气死自家弟弟的艾比,见埃米没了动静,又悄悄地从指缝里偷看。她看见——埃米正“深情”地看着白马王子,而白马王子也“娇羞”地看着埃米。
——TBC——
也许有后续(我希望有)